权臣 第一零九二章 原形毕露 朱明 阿甘小说网(www.8535.org)

小说:权臣作者:朱明更新时间:2019-01-19 15:07字数:3117590

韩玄道脸色登时变的十分难看,他猛地上前两步,眼中凶光乍现,一把抓住韩淑的胳膊,厉声道:“你疯了不成?这都是谁告诉你的?你既然已经知道玄龄遇害,就该知道是魏国人害了他。 我不断没有告诉你,就是担心你受不了这个打击。”他的手很用力,紧紧箍住韩淑的手腕子,森然道:“你是一国之母,谨言慎行,明视清听,怎可说出如此混帐之言。”

韩玄道疾言厉色,韩淑却不畏惧,盯着韩玄道的眼睛:“京中上下都已经知道父亲遇害,这宫里的太监宫女们也都知道,我只需离开这处房间几步,就能够知道父亲遇害,又何须你来亲口对我说?”

韩玄道却也知道,韩玄龄的死已经传遍京中上下,连市井走卒也是知道了消息,宫中的太监宫女那更是早就知道。

这乾心殿安排的太监宫女并不多,但是总有些嚼舌根子私语的人,韩淑偶尔听到消息,自然会问个明白。

他也知道此时终究瞒不住韩淑,叹道:“皇后,既然你直到此事,他们也该对你说过,是魏国人贼心不死,下毒害死了玄龄。”他并没有松开握住韩淑手腕子的手,皱眉道:“这些胡话,绝不可再说。玄龄是我的亲弟弟,我怎能害他?我又为何要对自己的亲弟弟下毒手?如今时局未稳,居心叵测之辈甚众,皇后切莫听信挑拨离间之言的!”

“父亲虽然是武将,但是并非愚笨之人。他身处魏都,怎能不时辰提防?”皇后脸色很是难看,“自从陛下驾崩之后,你利用我手中的玉玺,肆意颁下伪诏,更是令口技者扮作圣上欺骗朝臣……我虽然身处深宫,但是并非对朝事一无所知……你自己数一数,到如今,你已经从这里颁下了多少伪诏?又打压废黜了多少官员?便是御林军,你也大肆更换将领……难道你真当本宫是三岁小童,一点也察觉不出来吗?”

韩漠脸上的肌肉抽搐,眼中寒光浓重,沉声道:“你这孩子,难道不了解大伯的一番苦心?大伯做的这一切,还不都是为了你和代王!”

“为了本宫和代王?”韩淑嘴角泛起冷笑:“圣上驾崩数月而不昭告天下,这数月以来,官员废黜了一茬,又更换了一茬……便是京中御林军也控制在你手中,整个局势已经趋于稳定,可是你为何还迟迟秘不发丧?据本宫所知,我燕军已经打破魏都,这个时候正是发丧的大好时机,可是你为何还要一拖再拖?”她用力想要挣脱韩玄道的手,可是韩玄道的手却像钳子般箍住她的手腕子,数下不得挣脱,她终究娇声叱道:“你还不放手……你这是想连本宫也要杀死吗?”

韩玄道这才松开手,神情冷峻,淡淡道:“皇后看来对臣颇有误会……臣一片苦心,却被皇后如此怀疑,实在令人寒心!”

“寒心?”韩淑后退两步,冷笑道:“是本宫让你寒心,还是你让本宫寒心?父亲大人视你为兄长,这些年来,何曾对你有过半分的不敬?你……你怎能下得了手……!”说到这里,声音已经发颤,眼圈儿泛红,泪珠儿已经从眼眶中溢出来。

韩玄道冷哼一声,缓步走到一张椅子边上,大刺刺坐了下去,冷视韩淑:“我不理你这些疯话,你快将玉玺交给我……我韩家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,我是决不允许功亏一篑的。”

“韩家?”韩淑发出嘲讽的笑声:“你杀害兄弟,还敢自称是韩家子孙吗?”

“住口!”韩玄道厉声道:“韩淑,你莫忘记,你也是姓韩。当初送你进宫,为的是什么,你可不要忘记了。你还真将自己当成是曹家的人了?”

“市井民妇都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句话,我乃一国皇后,难道连这句俗语也不知道。”韩淑身体明显十分虚弱,而且她内心之伤痛,实在是外人难以想象,身体悄然摇晃,眼眸子里显出怨毒之色:“圣上对我恩重如山,可是我虽不断怀疑圣上的驾崩与你脱不了干系,却还是将这份怀疑压在心头,只盼这并非是你所为。你说你要扶助皇室,你要拥立代王,我都强迫自己去相信你……只因我表面上虽然是曹家的人,但是心里从未忘记过生我养我的韩氏一族……但是你却得寸进尺步步紧逼,如今我再无怀疑,圣上与我父亲之死,定是你一手策划……!”

韩玄道眼皮子跳动,他冷冷地看着韩淑,终是抬起手,悄然抚着胡须,冷声道:“既然说到这个份上,我倒想问你,这大燕的江山,真是他曹家的?”他冷然一笑,道:“前朝分崩离析,群雄并起,我韩族先祖东海王起兵东海,纵横阖闾,乃是一方豪雄,燕武王与天涯公东海之盟,那是许诺永不相负,天涯公这才随他征讨天下,打下了大燕江山……这江山可不是只有他曹家一份,也有我韩家的一份。皇族违背盟约,立国之后,却一直想着将我韩家剪除,亡我之心不死……难道你就像看着我韩家坐以待毙,任由他曹家一点点地蚕食我韩家,最终落个族破家灭的下场?”

韩淑冷声道:“既是如此,那你为何要害死父亲?他又有什么错?难道他不是韩家的人?”

“你说的不错。”韩玄道立刻沉声道:“他是韩家的人,可是他的心……却不完全在我韩家的身上。”他抬起手,指着韩淑冷笑道:“你既然说到你的父亲,那我今天就告诉你,你父亲真正的死因,不是因为我,而是因为你!”

韩淑娇躯一震,失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你封了皇后,又诞下皇子,皇帝以至将皇族镇国之宝破天剑也赠予了你的父亲……你父亲枉为我韩家子孙,竟是被曹鼎的虚情假意所蒙蔽。”韩玄道冷笑道:“他不思振兴我韩氏一族,却生出要扶助皇室之念……为了你这个女儿,还有代王那个外孙……曹鼎派他前往西北,其心思别人不知,难道我还不知?”他抚着胡须,慢慢道:“玄龄掌住西北军,就等同于皇族掌住了西北军,曹鼎知晓玄龄性情,知道他断然不会拥兵自重,也猜到玄龄一定会利用手中的兵权来保护你们母子……!”

韩淑银牙紧咬,眼泪却止不住往下直流。

“我韩玄道身负韩氏一族的兴旺,心中只有这一族的前程,顾不得小家之恩。”韩玄道声音冷厉:“韩玄龄心思在皇族,就等若是背叛了韩家。他临往西北之前,我与他谈过一次,已经试探出他保护皇族的决心……!”说到这里,他微一沉吟,半晌才道:“你大概有所不知,曹鼎临死之前,派了宫中的易空庭送出密信,我派人拦截,却被范云傲的人暗中相助易空庭走脱……这易空庭究竟带走几份密信我不知道,但是至少有两份,一封交给曹秀,而另一封,则正是交给玄龄!”

韩淑盯着韩玄道的眼睛,却并无说话。

韩玄道抚着胡须淡淡道:“那封密信到了玄龄手中,没有任何人知道。但是我猜到必有信函在他手中,而且他也一定妥善保管,正因如此……我暗中命沧儿找到那封信函,看看曹鼎究竟对玄龄有何交代!”

“你自然是找到了!”韩淑冷冷道。

韩玄道悄然点头,平静道:“不错。那封信函的内容,我已经知道,你可知里面写的什么?”

韩淑没有说话。

“说是密函,还不如说是托孤信。”韩玄道冷笑道:“曹鼎自承病入膏肓,时日无多,将你和代王托付给了玄龄,嘱咐他定要尽力保全你们母子……而且那封信函之上,盖有玉玺,玄龄只需取出那封信,就足以聚拢人心……!”

“本宫明白了。”韩淑脸色惨白,怨恨道:“你是害怕父亲手中的兵权,因为父亲的存在,你就不能为所欲为,所以……你便和韩沧联手害死了他!”

韩玄道肃然道:“我其实并未动过杀念……我只是为了韩族的前程,不得不做出防备。当初将小五调离前线,削他兵权虽然是其原因之一,更为重要的原因,则是因为小五若留在西北,沧儿就难以行动,更难以得到西北兵权。”他握起拳头,冷声道:“西北军权,只能在我韩家手中,绝不能被其他人所有!”

“只能在韩家手中?”韩淑嘲讽笑起来:“父亲大人和小五难道不是韩家的人?你所要的,只是想将兵权握在你们父子的手中而已,没有兵权,你又怎能当皇帝?”

“对你说这许多,只是要让你明白,我韩家独霸大燕势在必行,任何人都不能阻挡……谁若挡在前面,我必会毫不留情地铲除。”韩玄道起身来,伸出手:“既然知道这许多,那就将玉玺交给我!”

“休想!”韩淑厉声道:“你害死圣上,又害死我的父亲,今日还想从我这里得到玉玺吗?你今日原形毕露,从今以后,再也休想从这里任何伪诏……本宫绝不容你这样的乱臣贼子祸国殃民!”

韩玄道冷然一笑,背负双手,有恃无恐地道:“皇后,我隐忍多年,卧薪尝胆,眼见便要大功告成,岂能让你阻了我的道路。”他眼中显出冷厉之色,淡淡道:“你莫忘记,皇宫尽在我掌控之中,你的儿子……代王也在我的手中,你不为自己想,也该为他想一想!”

韩淑闻言,娇躯一震,猛觉得胸腔一阵翻腾,喉头一甜,一股鲜血从口中吐出来。

我要说两句 (0人参与)

发布